<p id="a511h"><strong id="a511h"><small id="a511h"></small></strong></p>
  • <pre id="a511h"><label id="a511h"></label></pre>
    <li id="a511h"><ruby id="a511h"></ruby></li>
    1. 當前位置:主頁 > 游戲 > 正文
      國漫《姜子牙》:此在真實
      來源:嗶哩嗶哩作者:洞察網2022-03-09 12:35:29

      1、兩極分化

      《姜子牙》口碑與影評兩極分化嚴重,比《哪吒》的口碑好評一邊倒其實更具有批評的意義。一部作品,從文本成為作品,加入接受美學批評的影響,由讀者和作者共同支撐起一個文本的意義,這才使得文本變得更加豐富。

      因此諸如電影的評分導向,類似《黑鏡》中有關“評分”那集的隱喻,確實會對一個文本產生影響。有些時候,甚至是毀滅性的影響。尤其是眾口難調的電影產業領域,兩極的評價是大部分的表現。但像《姜子牙》這樣的在國漫上的拓荒者的身影被兩極分化,這個事情就有意思了。

      在做大系列國漫的路上,《哪吒》一出場的驚艷,到《姜子牙》的被質疑,這條國漫的路尚不到幾分之幾。很多評分都在將這兩部國漫對比,認為《姜子牙》的故事性不如《哪吒》,認為《姜子牙》里所有的人物都是工具人,在為一個主題服務。在講故事上對《姜子牙》提出了很多的批評。

      2、消解敘事

      這里的矛盾點就是后現代性對于敘事的消解潮流。之前莫言在諾貝爾文學獎的發言上強調自己是“講故事的人”,在衡量一部小說是否高質量的標準,中國人因為受到說書話本那些跌宕起伏的故事的影響,對故事,總是情有獨鐘。

      所以后來的先鋒派諸如馬原、早期的余華的小說故意打破敘事的整體性,消解一個整體的故事,甚至不寫故事,將作者的寫作思路以及作者與人物的對話拋出,“先鋒”的刀鋒試圖砍斷的就是中國人喜看故事的習慣。很經典一個例子是諸如同樣是寫以“鼠疫”為核心的小說,中國作家遲子建的《白雪烏鴉》與法國作家加繆《鼠疫》最大的區別就是前者重點講述故事,后者重點進行哲學思辨。

      因此,一個故事可能是消遣,但一個思考就需要費腦了。在語涉年關推出的《姜子牙》,在一個消遣的時刻試圖讓觀眾在一個放松神經的喜慶的日子里,在一個終于不用緊繃神經加班加點工作的日子里,拋給觀眾一個難題:

      姜子牙面對這個難題——救一人,還是救蒼生?

      觀眾們本意是想看一個喜樂輕松的電影,但是這個宏大的問題罩住了所有人,這個問題簡直太形而上了,太縹緲了,離普羅大眾的世界太遙遠了。這是一個近乎是英雄史觀的問題,姜子牙面對這個難題,將心理學的“電車難題”的植入到一個神話中。

      觀眾對于電影的期待視野和這個電影文本想要講述的背道而馳,觀眾的期待大大受挫。因此會生出諸種質疑。

      3、強大的他者—元始天尊

      首先我對《姜子牙》的看法是,這是一部極其勇敢的電影。它試圖講述的不是一個故事,而是一個問題。一個我們日常生活中普羅大眾大概率一生也許都不會遇到的問題,而這個問題還是一個極其形而上的難題。

      姜子牙要面對這個難題,因為他是擁有打神鞭的眾神之長,是在這個電影里申公豹崇拜的偶像,是師尊元始天尊欽點的封神之人。這樣一個英雄,因為在斬狐妖的一瞬間忽然感覺出一絲絲不對勁而放棄,被元始天尊貶斥反省。

      所以,姜子牙在反省中流露出了一個巨大的疑問——天尊說的是對的嗎,是真實的嗎?在與小九接觸的一路上,這個質疑被姜子牙肯定——否定——肯定——否定,直到小九的死去,姜子牙終于否定了這個他思索甚久的答案。天尊錯了,他說的斬善是他以為的善,是他的真實,不是我的善,不是我的真實。

      天尊以出發點是好的為由,欺騙了姜子牙。斬善這個噱頭太厲害,它的詭辯使得一個見過那么多神仙詭詐的72歲的姜子牙都難以擊穿。很顯然,姜子牙在面對一個巨大的他者,擁有極其強大的實力以及不容置疑的口吻。對姜子牙來說,師尊說出的話凝結成他自我體內巨大的超我力量,在時刻規訓著姜子牙的選擇和行為是否正確?

      但狐妖的話以及小九尋父的虛無及至無辜死亡,激發了姜子牙自我的驚覺,自我在向本我處傾倒,斬善的結局是他師尊想要的,并非我想要的。我要我的真實。

      4、此在真實

      德國哲學家海德格爾說:“因此,必然的一點是必須把某物視為真實的——而不是:某物是真實的”。

      權威一定是對的嗎?經典一定是對的嗎?魯迅說從來如此,便對嗎?王安石有句詩叫“當時黮暗猶承誤,末俗紛紜更亂真。”說史書的記載從一開始就很有可能出現偏差,在代際相傳的過程中就更加真假難辨了。所以后來的新歷史主義將稗官野史也納入真實的歷史中進行研究。

      姜子牙在影片最后斬斷天梯,那時那刻,正如此時此刻。姜子牙要讓那規訓輻射人間的天梯不再管控人間,讓神不再插手人間之事。斬斷的那一刻,就讓上帝的歸上帝,讓凱撒的歸凱撒。師尊,不要以你以為的真實,來度量人間的真實,不要以你語涉善意的美好藍圖,來犧牲人間千萬的生命!

      天梯斷裂,師尊受罰。強大的他者元始天尊迫使姜子牙思索何為此在的真實?過去與未來與我此刻所見所聞的真實斷裂,我目之所及的瘡痍真真切切,因此,師尊你確實錯了!

      但“受罰”的結局語涉無奈。

      對于姜子牙,更強大的他者(鴻鈞老祖)管控住了強大的他者(元始天尊)。那相同的問題再次蒞臨:

      會不會有一天,你鴻鈞老祖也會同樣讓我斬善呢???????!

      其實,這個邏輯就是中國古代公案小說的邏輯,也與《掃黑決戰》里曹志遠最后質問宋一銳那句話類似。他者的背后是巨大的他者,巨大的他者背后是強大的他者,他者是否會無限循環下去?這就像牛頓晚年苦苦尋覓第一動力一般陷入某種模糊未解的泥沼中不能自拔。

      所以《姜子牙》的結尾只能抵達這里。再往下,或許就是《圣經》中所言的虛空的虛空了。所以只能停滯在此在中,不再深究。

      [責任編輯:linlin]

      標簽: 元始天尊 電車難題

      相關文章

      評論排行
      熱門話題
      最近更新
      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暴君
      <p id="a511h"><strong id="a511h"><small id="a511h"></small></strong></p>
    2. <pre id="a511h"><label id="a511h"></label></pre>
      <li id="a511h"><ruby id="a511h"></ruby></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