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a511h"><strong id="a511h"><small id="a511h"></small></strong></p>
  • <pre id="a511h"><label id="a511h"></label></pre>
    <li id="a511h"><ruby id="a511h"></ruby></li>
    1. 當前位置:主頁 > 游戲 > 正文
      當我們談論文森特時,我們談論什么
      來源:嗶哩嗶哩作者:洞察網2022-03-10 10:36:33

      渡邊信一郎曾在訪談中承認,Vincent是他最愛的角色。也不知是為了給電影宣傳還是真心話,故事中的Vincent總是一臉平靜,偶爾帶著古怪的微笑,是個逼格拉滿的恐怖分子。藏在那副面孔之下的Vincent究竟是個什么樣的人物?

      有勇有謀

      Vincent?有多能打自然不必多說,出身火星特種部隊,兩度對戰Spike都處于上風,如果不是最后覺醒記憶被Elektra所殺,恐怕Spike要提前報銷了。

      而Vincent?的謀又從何說起?

      片中他為了最終審判,整了一套連環計:

      首先他和黑客Lee一起劫持了偽裝成堅果運輸船的納米兵器貨船,這個行動一石二鳥,既吸引了軍方的注意力,也讓黑客Lee的信用卡暴露給外界;

      第二次市中心的襲擊中,他繼續利用黑客Lee的信用卡租賃車輛,并在現場現身,這下連ISSP的注意力也被吸引到Lee身上;

      由于這兩次的鋪墊,警方和軍方都誤以為Lee是他的同伴,慣性地以Lee為線索展開調查。

      于是在最終審判前,Vincent?殺害了Lee,并用他的信用卡調虎離山,將所有人引到水庫,自己則在游行中展開最后的襲擊.

      心狠手辣,足智多謀,軍方和警方都被他耍得團團轉。

      博覽群書

      除了能打能算計以外,Vincent?還是個讀書人,其閱讀范圍涉獵甚廣。

      他的審判計劃便是來自天主教的教義:

      Vincent?認為人間已經成了煉獄,在天主教的教義里,煉獄是介乎天堂和地獄之間的地方,煉獄里的靈魂犯的是小罪,經過火煉之后,是可以前往天堂的。

      所以Vincent?使用納米兵器作為火煉,凈化人間煉獄里罪人的靈魂,送他們上天堂。

      這固然是個瘋狂的做法,所以他用尼采的名言回答了Faye的質問:

      瘋狂的到底是他還是這個世界?

      Vincent?自小孤苦,參軍后卻被當做實驗體拋棄,失去了記憶的他就像星辰大海中一個無名的浮標。

      眼前這個世界千瘡百孔,豺狼當道,失業員工落草為寇,工人協助恐怖襲擊,黑客為了名聲游戲人生,軍方草菅人命。

      在歡騰的萬圣節之下,隱藏著世人看不見的黑暗。天主教認為,萬圣夜是一個歡慶死亡并榮耀魔鬼與邪靈的日子。

      但美絕世間的蝴蝶而又飛舞在其中。

      殘酷又美麗,兩者的矛盾使他不得不發出疑問:

      這個世界是真實的嗎?

      讀書人Vincent?引用莊周夢蝶的典故點出自己的迷思:

      他用一場審判向世界叩問,殘酷無理是否就是世界的本質,心中想象的天堂是否如蝴蝶般觸不可及?

      Vincent&Spike

      一般來說,刻畫敵人的強大,其根本目的是為了突出主角。我們有理由相信,當渡邊說Vincent是他最愛的角色時,同時也是在傾訴自己對Spike的喜愛。

      片中多次暗示,Spike就是Vincent?命中注定的對手。

      最直接的暗示,莫過于Spike片頭片尾的兩個夢。在片頭的夢中,Vincent?獨自坐在棋盤前。

      這個畫面和后來Vincent?在高塔上俯瞰游行其實是同一個畫面。

      棋盤是這個殘酷無理的世界,棋子是納米兵器和被Vincent?放棄的人,剩下的最后一顆棋子就是有抗體的他自己。

      Vincent?玩的跳棋游戲在現實里是存在的,名為索羅跳棋,棋子之間可以互跳,跳過的棋子就要拿掉,游戲的目的是剩下最后一顆棋子。

      索羅跳棋,是SOLO跳棋的音譯,這原本應該是個單人游戲,但夢中的Vincent?面前卻放著一張空椅子,跳棋本身不需要對手,但他的審判計劃卻需要一個人一起為這場盛大的派對落下帷幕。

      片中還另外有兩個下棋的人:Jet&Spike,他們下的是將棋。

      正如Jet所說,每個人對下棋的態度,其實反應了他們的性格。

      Jet認真的思考每一步棋,就如他穩重謹慎的處事態度,片中Jet得知事件背后錯綜復雜,甚至勸過Spike就此收手。

      Spike下棋極快幾乎沒有思考。

      快一方面是Spike直覺極準,習慣用直覺替代思考,他有充足的自信兵行險著。就如同他在故事里常常做出把生死置之度外的舉動;

      另一方面,他對下棋輸贏的態度,就如同他對死亡的看法,努力掙扎過后,他愿意坦然接受命運的安排,不卑不亢。

      其實Spike何嘗不是在等著亦敵亦友的Vincent?,否則怎么會在和Jet對弈時無聊到睡著?

      二人是旗鼓相當,千載難逢的命中宿敵,但其實他們兩個也是互為鏡像的兩人。

      牢房對話的那場戲里,從Elektra的口中,我們得知了Vincent?人生的前半段,Vincent?自小孤苦,長大后加入特種部隊,艾麗卡一直愛著他。

      而Spike在背景設定里也是一名孤兒,加入了紅龍和julia相愛。兩人前半段的人生如出一轍。

      只是納米兵器實驗成為了Vincent?人生的轉折點,他才走上了不一樣的道路。

      二人的相似還體現在夢和天國之門這兩個主題里。

      Vincent?不確認自己是否活在真實的世界,用莊周夢蝶的典故點出自己對世界的迷思,究竟自己夢見了蝴蝶,還是活在蝴蝶的夢中?

      夢同樣也是Spike的人生主題,究竟過去的黑幫生活是一場噩夢,還是現在的牛仔生活是一場美夢?

      在第26集中,Spike說要去確認自己是否活著。

      二人的疑問,其實都指向了“選擇怎樣活著”這個主題,To be or not to be,生存還是毀滅。

      是選擇繼續做一個自在于宇宙中的牛仔,還是和過去做個了斷?

      是選擇接納這個殘酷無理的世界,還是拒絕現實將其毀滅?

      事實上Spike知道,自己確確實實的生存在這個世界,但真正的活著,只存在于他確信的那些瞬間。

      Vincent?也明白,他所在的就是一個真實的世界,但他沒有勇氣睜開眼睛,選擇愚妄的追尋不存在的天堂。

      于是他們都選擇用生命為代價,去追尋自己所認為的答案。這種執拗又傻氣的行為,是二人共有的浪漫,也就是Spike口中“相似的氣味”。

      世人是否就如Vincent?所看到的那樣,無可救藥呢?

      片中曼德羅博士雖是開發納米兵器的元兇,但他后來迷途知返,退隱江湖并暗中協助解決問題。當spike得知他真正的身份后給了他一拳作為懲戒,讓他離開了。

      同理,科學家出賣Elektra,將她的抗體特質上報上司,但后來他也交出了疫苗,為Spike和Elektra指出了逃生之路,Elektra最后選擇一笑置之原諒了他。

      片中并沒有闡述這兩個迷途知返的角色結局如何,但不知悔改協助Vincent的工人和黑客Lee卻是鐵板釘釘的死去了,這便是制作組的態度,也是牛仔們的態度。

      第23集Jet對隱藏在邪教背后的植物人少年,只是象征性的上了手銬,Edo甚至給他送上了祝福;

      第14集賞金犯老棋王就在眼前,但此時的他不過是一個鐘情于下棋的老頭子,Faye和Spike都選擇放他一馬。

      迷失的世人并不能簡單地用好人壞人這樣的二元標準去判斷,

      在故事的第8集里,Roco為了治療妹妹的眼疾鋌而走險加入犯罪團伙,最終為了援救Spike犧牲,妹妹Stella心里萬分矛盾,不知道Roco究竟算是好人還是壞人:

      “因為ROCO是做了壞事才會死的.真正的ROCO是怎么樣的人呢?”

      Spike這樣回答道:

      “雖然看不見也能了解,他是個好人吧.如你所想的那樣.”

      牛仔們能從容地接受這個事實:人是好的也是壞的,世界是殘酷的也是美麗的。

      這是牛仔們和Vincent?最大的不同。

      馳騁于星際的牛仔們深知宇宙混沌而險惡,渺小的人類很容易被炫目的星光吸引,駛向錯誤的航道,他們從容的接納了這個藏污納垢的世界,并力所能及的去懲惡揚善。

      在天國之門的故事里,制作組刻意沒有讓Bebop號上的成員沒有殺死任何人,就連因為spike而撞機的軍方飛行員,也特意畫了降落傘讓其拾回性命。

      最后由于Spike等人阻撓,Vincent?的審判并沒有成功,反而是Faye劫持氣象中心,為世人帶來了一場救命的雨,雨水可以看做是洗禮,Bebop號眾人在這次事件里擔任了救世主的角色,由救世主給罪人洗禮,這也是宗教里的典故。

      高塔二人的最終對決,同時也是兩方價值觀的碰撞。用火煉毀滅還是用雨水洗禮,審判還是救贖,恨還是愛。

      在一般的故事里,主人公都要大破反派,但天國之門直到最后,Spike都沒有在物理上戰勝Vincent?,甚至一度處于下風,給予Vincent?致命一擊的,是愛著Vincent?的Elektra。他在最后懸崖勒馬,這樣說道:

      愛過你正是我活著的證明,這個世界并不是完全是瘋狂的,還有值得眷戀的地方,由此Spike沒有在物理上戰勝Vincent?,而是贏在了理念上。

      在片尾Spike再次夢見那個昏暗的房間,但斯人已逝,只留下了那觸不可及的蝴蝶飛舞在空中,Spike張開手卻無法把它抓住,如同二人心中不可及的追求一樣。

      [責任編輯:linlin]

      標簽: SPIKE 渡邊信一郎 Vincent 好人壞人

      相關文章

      評論排行
      熱門話題
      最近更新
      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暴君
      <p id="a511h"><strong id="a511h"><small id="a511h"></small></strong></p>
    2. <pre id="a511h"><label id="a511h"></label></pre>
      <li id="a511h"><ruby id="a511h"></ruby></li>